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哈啰出行,再打旅游算盤

                作者:品橙旅游

                盡管旅游業仍未走出至暗時刻,但從不乏想要入局者。近日,哈啰出行關聯公司上海鈞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新成立了大理哈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經營范圍中包含了旅游業務。

                【品橙旅游】盡管旅游業仍未走出至暗時刻,但從不乏想要入局者。近日,哈啰出行關聯公司上海鈞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新成立了大理哈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經營范圍中包含了旅游業務。

                微信圖片_20220420094706
                看來,哈啰想要做旅游的小心思,從未停止過。

                一心想做旅游的哈啰

                據悉,成立于2016年的哈啰出行,除了圍繞出行業務不斷豐富了哈啰單車、哈啰助力車、哈啰電動車和順風車的同時,業務也在不斷向外延展,旅游一直都是它頻頻試水的領域之一。

                哈啰

                來源:網絡截圖

                從2020年至今,哈啰出行已經成立了多家新公司,業務范圍均包含了旅游業務:

                • 2020年4月,??诠芯W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 2020年12月,沈陽哈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哈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哈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 2021年1月,天津哈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 2022年1月,宜春哈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 2022年4月,大理哈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對于哈啰出行的頻頻出擊,業內都在猜測,哈啰的旅游業務究竟要做什么?

                北京聯合大學在線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彥鋒表示,哈啰出行是城市短途出行的最后一公里中很重要的交通補充方式,從本地化城市運營等角度來看,它更像一個綜合性平臺,在保有使用頻度的同時,還具有一定的引流能力。特別是在車身廣告、游客行為分析、LBS消費場景預判都方面,哈啰都有其獨特的優勢。

                哈啰的騎游野心

                目前來看,在哈啰出行的商業版圖里和旅游關系最為密切的就是酒店和騎游業務。從大理、哈啰兩個關鍵詞來看,很難不讓人聯想到“騎游”業務。

                哈啰拓展騎游業務可以追溯到2017年,正式上線了哈啰景區業務,面向景區提供親子車、家庭觀光車、助力車等定制產品。

                哈啰2

                來源:網絡截圖

                2018年是哈啰轉型的重要一年,從哈羅單車更名為哈啰出行,意味著哈啰在未來的發展方向了有了更為寬泛的延展,也正式開啟了從共享單車服務商轉向專業移動出行平臺的新階段。

                與此同時,這一年也是哈啰在騎游業務上大展身手的一年。景區車開始進駐全國多家景區,用戶得到大幅度增長,并申請了“哈啰景區車”商標等。

                哈啰出行《2018年度全國景區騎游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中指出,游客年度騎游平均時長超過1小時,同比2017年增長超70%。哈啰景區車場景使用主要分為單人車、家庭車、親子車、情侶車。

                從騎行用戶畫像來看,使用群體整體趨于年輕化。80后成為景區騎游市場的年度主力軍,占比達42%;90后為30%。景區騎游多以親子家庭為單位,且情侶車的使用概率最大。

                哈啰出行相關負責人曾在2018年公開表示,基于龐大的出行數據分析,發現在不少單車用戶中,有20%是在旅行的路上。哈啰出行推出的共享景區車業務,一方面可以幫助景區提升二次消費的收入,另一方面也可以幫助景區引流。

                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哈啰景區業務已經進駐全國超420個景區,覆蓋120余座城市,其中覆蓋5A級景區30個,4A級景區50個,游客年度騎游平均時長超61.56分鐘,全年景區騎行里程超640萬公里。

                除了推出景區車,哈啰也開始試探騎游線路。圍繞著“騎游”業務,哈啰與春秋旅游合作,跨行業推出“騎游”產品;又聯合青海旅投集團推出了“蔚藍保衛戰·生態騎游”慢行文旅路線。

                為什么會選中大理?大理一直都是一個極具騎游文化的地方?!?022年清明假期出行預測報告》中熱門騎行線路中預測,青海湖騎行、千島湖騎行、環洱海騎行位列前三位。

                的確,在很多景區中,多人蹬踩自行車成為景區里的一道靚麗風景線。但也有相關景區人士表示,事實上,觀光自行車對景區的道路有一定要求,不是任何景區都適合。目前市面上的觀光自行車在騎行速度和舒適度體驗上都不是特別好,還有待進一步改善。

                哈啰的機會有多大?

                其實,景區觀光自行車的業態并不新鮮,但這真的是一門好生意嗎?

                攝圖網_501595174_wx_山里希望的大道(企業商用)

                ?攝圖網

                網上有一組數據,以一輛四輪自行車為例,從市場收益來看,車輛價格約為4000元,租賃價格60元/小時,節日或周末每天可達8—10小時,單日營收約500—600元/天;周一至周五,每天平均0.5—2小時,約30—100元/天,年營業額約為3——4萬元。如果拋開人力運營車本的話,四輪自行車的投資回報率可以說是非常高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傳統景區中,觀光自行車車輛的租賃過程通常都是人工來完成,游客需要去到景區固定的租車點租車,流程既繁瑣,又復雜。有些景區已經在嘗試引入第三方專業共享單車運營方,但還并不成熟,涉及的景區也比較少。

                海南大學旅游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劉剛表示,哈啰景區車能夠得到市場的認可,并得到廣泛應用,這是用戶端、景區端與哈啰共享屬性高度匹配的結果。在用戶端,很多景區內消費者是希望獲得便捷、綠色、性價比高的旅游方式,但是部分景區沒有相關產品提供或者產品提供不符合消費者期望。

                在景區端,哈啰單車在這方面比景區更專業,既能為景區增加產品供給,而且對于自身并不會造成較大的運營壓力。如此看來,哈啰出行的機會、市場都是很大的。

                不可忽視的是,哈啰單車進駐景區的相關行業監管措施建設還是較為滯后,導致哈啰單車、景區管理者、消費者三者之間的權利權益沒有很好的平衡,出現問題后很難解決。

                哈啰誕生于國內共享單車的風口時期,經過六年的發展,如今與美團單車、青桔單車形成了共享單車里“三國鼎立”的局面。

                在市場中順風順水、在資本中備受青睞,但也經歷了IPO半路折翼等困難。最不能忽視的處境是,哈啰出行一直沒有逃脫虧損的發展困境。2018年至2020年三年內的累計虧損數額更是已經接近50億元。

                2021年底,哈啰CEO楊磊曾公開立下目標,共享單車業務在哈啰業務里最好只占一成。但事實上,共享單車仍然是哈啰出行的支柱業務。顯然,哈啰要走的路還很長。

                哈啰招股書中“飛輪效應”一詞引人關注,但更令人好奇的是,哈啰出行這個飛輪,未來將轉向何方,又能為旅游帶來哪些改變?(品橙旅游Cici)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哈啰出行,再打旅游算盤

                請登錄后發表評論

                ?
                将军野外又粗又大